我是三十多年的乙肝病人了。究竟是什么时候得的我也不知道,但是乙肝病毒大爆发是在2014年初。不过医生说,也有可能我在以前也有大爆发,但自己不知道。是的,感染乙肝病毒是很难发现的,因为自觉没什么症状。我是三十多年前,在怀孕时,检查身体才发现自己是个乙肝病毒携带者,那时中国简称“大三阳”和“小三阳”。医生说我是小三阳,健康携带者,没啥??所以我也没引起重视,并且自己给孩子喂奶。后来朋友告诉我必须带孩子去打乙肝疫苗,那已是几个月后的事了,幸亏我儿子没传染上,要不我肠子都要悔青了。

2013年底,我在上海做了一个妇科小手术,手术几天后我发现有低烧,38度多一点,但是没引起医生的重视。后来我回澳洲了,那GP让我做全身检查。那时谁也没想到是乙肝病毒大爆发了。GP连夜call我,说我病毒量已有几十万了,转氨酶高达几百。我听了吓死了,赶紧去看专科。但是公立医院告诉我,必须要等几个月,我只能去看私人医生了,他马上给我开药,几分钟时间,快得很??我吃药后,没多少时间,各项指标都已正常,但是医生告诉我,必须要终身服药,但是这时候我全身皮肤发生了过敏,很厉害,全身发痒,淌黄水,很痛苦,GP给我开了很多抗过敏的药但是没啥作用,激素药膏抹的地方好了,周围又冒出来了,很难过。我估计是药物过敏,因为那药的说明书上写得很清楚,可能会引起过敏,但是专科医生说不是药物引起的,没办法,我只能换个专科医生,那位医生帮我换了另外一种抗乙肝病毒的药,皮肤过敏才逐步好转,过敏好像不是什么严重的病,但是很痛苦,严重的时候我都不想活了,几次跑到GP那里号啕大哭,GP说你完全变了一个人了,大概是忧郁症吧。他介绍我去看专科医生,我没敢去,因为我怕吃药,本身肝脏不好已经吃了这么多药,抗乙肝的,抗过敏的,再来什么抗忧郁的那不是给我的肝脏雪上加霜吗?

正在我非常痛苦的时候,我参加肝炎协会在Hornsby举办的关于乙肝的系列讲座,了解到有关乙肝的各种知识,更重要的是知道这儿还有个肝炎协会在关心我们。他们象亲人一样为我们排忧解难,从精神方面给我们关心和支持,这都是找医生不能解决的。在他们的关心鼓舞下,我的身体明显好转了,因为肝炎病人不仅药抗病毒,更重要的是心理药健康。肝是人的情绪的排泄渠道,肝不好的,情绪肯定不好,心理毒素没地方排泄出去,就会很郁闷,老是想哭,那不是我一个人的症状。后来我做义工,接触了几位病友,他们还是男士呢,也跟我说,是有这种情况发生,经常会无缘无故的想哭,因为肝气郁闷,没地方可排泄出去了,所以这种时候光吃药也不行的,必须配合心理疏导。象我就很幸运,遇到了肝炎协会,体会到了他们的爱心,参加了各种活动,心情大为好转,身体也越来越好了??过去瘦的皮包骨头,现在已经胖得药减肥了,所以我特别感谢肝炎协会!是他们给了我新的生命!

您想分享自己的乙肝亲身经历吗?

我们正在寻找可以在社区集会或医疗会议上发言的人士。

如果您有基本或更高的英文水平我们很欢迎,但这并不重要。

您将接受作为发言人的培训,并且培训和之后参加的活动都会获得报酬(约$120

如果您感兴趣,请发送您的姓名,联系电话,邮箱和乙肝诊断/治疗的简短经历至sTao@hep.org.au

点击此处了解更多信息

更新于2021-02-11

Was this page usef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