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没检查不知道有乙肝(那时村里面家庭医生有打疫苗,但不记得具体是什么)。

90年代妈妈检查过发现有乙肝,还有肝肿大,是家庭医生诊断的,也给开了药缓解症状。2003年妈妈症状严重了,肝炎发作皮肤发黄,然后住院,白蛋白挂进去就舒服了。医生开了药也建议一年一次检查,都坚持下来了。2007年来澳那一天妈妈还在住院,在昏迷阶段。后来肝癌腹水去世,73岁。

我6个兄弟姐妹90年代全部都检查了,每家都检查因为很多人发病,发现有4个兄弟姐妹有乙肝,我最严重最早发病。—部分开了药,都坚持每年检查。一个哥哥肝癌去世了,其它兄弟姐妹不管在澳洲还是国内都定期检查、治疗。

我怀孕的时候因为身体不舒服遂做了全身检查,这是我第一次发现有乙肝。医生说很可能是出生就有的,并建议饮食控制:烟酒,辣椒,油腻。医生还建议一年检查一次,之后每年坚持。

后来我生了两个孩子,都在国内出生。老大在家里接生,没有接种措施。老二出生在医院里有打疫苗,但现在两个孩子也都有乙肝。孩子小时候我们夫妻俩在澳洲打工,孩子给奶奶带,1995年全村小孩都筛查,老大查出来有,当时他5岁,后来有按时吃药,按时检查。长大后觉得没那么严重无病状就没有检查,因为他们小时候做体检也不方便。老大来澳洲之后,结婚的时候做过常规检查,一直都现在按时检查每年一次。

老二查出来后医生没给开药。老二在这边生孩子的时候怕传给小孩,医生给她开抗病毒药。生了第一个有吃一段时间,然后又断掉一段时间,生第二个才又开始吃,医生说药一直吃不能中断。

在2000,我发生一场大病。先开始是胃病,一边吃胃药一边住院检查。胃药吃一段时间肝病就发生病状,无力(医生说胃药会影响肝脏,肝的药也会影响胃),抽血检查发现是肝炎和肝硬化。那时候在中国也没什么好的药,连续一个月打了白蛋白还有消炎针,慢慢好转,后来很久都没有发生病状。

来到澳洲后,2009年肝病发作:那时候妈妈生病,自己情绪也不好导致身体虚弱,腿酸乏力。后来去看医生,发现血指标异常,得知妈妈有乙肝病史,就检查肝脏。诊断是脂肪肝但没有肝硬化,超声波发现肝有黑点—让她不要继续喝酒,控制后几个月有好转。开了药Viread, 建议6个月一次检查。

2010年又开始乏力,做完介入黑点没有了,好细胞也杀死了。症状减轻。

2011年监测发现黑点又长出来。做了一次介入。

2012年监测发现黑点不止一个,5月份切掉一块肝叶

2013年 MRI也做了,肝脏发现密密麻麻的黑点—就是一个肝叶里有很多米粒大的肿瘤。做完介入医生的建议还是排队换肝,当年就开始排队。

2014那年发现肝还有肿瘤。先去上海做全身CT没查出来什么。回来澳洲GP检查甲胎蛋白2000+,遂又做了两次介入。我自己有点失去希望,感觉等不到新的肝。

2015年5月份通知我肝已经找到了,我就接受医生建议马上换。那时我多么的害怕,我就放心交给这边的医生,我就当我自己死了一样交给医生后来就不怕。做完手术最困难,很难受,但逐渐恢复,过程很顺利也没有排斥反应。现在我4个月检查一次,听从专家建议。

到2020年5月份已经5年了,一切都很顺利,感谢澳大利亚政府救命之恩!

您想分享自己的乙肝亲身经历吗?

我们正在寻找可以在社区集会或医疗会议上发言的人士。

如果您有基本或更高的英文水平我们很欢迎,但这并不重要。

您将接受作为发言人的培训,并且培训和之后参加的活动都会获得报酬(约$120

如果您感兴趣,请发送您的姓名,联系电话,邮箱和乙肝诊断/治疗的简短经历至  sTao@hep.org.au

更新于2021-02-11

Was this page usef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