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 郑振铎译为“使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Hi,现场的各位专家和观众朋友们,大家现在好,我是Kory,是一名93年的小厨师。这是来到悉尼的第三年。今天要和大家分享一个我和我的天堂女孩22的故事。在分享这个故事之前,我想请现场的各位观众和我一起思考一下几个问题

(互动):

如果你从出生开始,就知道自己只能活22天你会怎么过你的人生?

如果你在22岁的时候,知道自己的生命只有22天,你会做些什么?

如果你在知道自己的生命还有最后2分钟,你想说些什么?

(好的,谢谢大家)

那么今天我想要分享的故事的主人公是我最最好的朋友。她一直在中国读书。学生时代我们一起吃饭,睡觉,甚至衣服都穿一样,也一样爱美怕死。她是一位品学兼优,美丽努力,善良勇敢的英语专业的大学生。你可以看到她每次的成绩年级排名第一,也可以看到她作为模特穿着旗袍在舞台上笑靥如花。这让你完全想象不到,这样的她,会在22岁的年纪在医院经历最痛苦的22天,这也是她用最大的求生欲望和最大的对死亡的勇气,但是却无能为力的22天。在世界上只能存在22年,在此之前,她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做,甚至在最后的一秒钟也没有机会对世界说声:再见。

2016年1月14日,和平常一样,接听你的电话。但是这次不一样的是,打通了你就很严肃,很冷静,说你可能生病了。我当时就紧张了,你说肝癌,晚期。

随后就是切除肝脏以及一系列手术。我见过动物的肝脏,说实话曾经是有些麻木和无动于衷的,但是我甚至第一次看到了那一盆鲜红的肝脏是来自于人体,并且是我最好的朋友,人一下子呆住了。然而她没有逃过手术的术后感染,术后的20多天,多么冷冰冰的数字,花费了家里所有积蓄也没有想手术前那样乐观。原本以为可以最多活半年,谁知道是短暂的20多天。时常去看你少有的公众平台的消息,竟然每年只有两条。其中是关于你的生日,2015年8月,你说:Forever twenty—one,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祝自己越长越年轻。没有人知道,你竟然实现了这个愿望,命运给了你最残忍的方式,永远年轻,守住了年龄,付出了生命。2016年初,永远22。

2016年你的公众平台仅有2条。一条是你自己发你得了癌症,另外一条是你走后,我帮你感谢和告知大家你的离开。从此,也就封存了你所有的公众媒体平台。那一年的1月,宜宾竟然飘雪了,对于我们那个不太下雪的地方,这是多大的惊喜。冰冷的病房没有阳光,她都想晒晒阳光。在医院昼夜颠倒陪你度过的漫长而短暂的岁月,一幕幕都忘不了。我想当我翻开那本当时手写的日记本的时候,会更加的心疼吧,简直就是癌症日记。那是我第一次在医院呆那么久,那令人窒息的药味,走廊上都是治病的人。热闹的医院就像菜场,深夜也能听到有人疼的哀嚎。我不知道那将是我和你相处的最后日子,但是我知道,如何我没有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守护着你,我这辈子都会遗憾。所以我就是日夜守护。还记得我爸爸特别怕我天天呆在封闭的病房被传染,因为她妈妈是乙肝携带者,她自己是肝癌晚期,我爸听说跟有肝病的人一起吃饭,生活会被传染,但他也只是听说。当时我也没有去研究,是有一点小害怕,但是在友情面前,我没有选择,心想传染就传染了。

(互动):

你们说,我会被传染吗?那么有没有人知道怎么样才会传染?

曾经一个美如天仙的妙龄少女,剪掉了及腰的长发,全身插的都是管子,鼻子里面,手上,肚子上。你雪白细嫩的皮肤上甚至都快找不到可以再输液的地方了。肚子上,你的身体越来越瘦弱,肚子越来越大,就像是一个即将临产的孕妇,三四根管子的插着。后面越来越大,真的生怕你的肚子爆炸,医生最后的决定是继续手术插管。我还清楚的记得一天凌晨3点的时候你突然来,面无血色的拉着我都手问我:我是不是要死了。因为你在网上查了一下流鼻血就是快要不行了。我吓坏了,因为确实不小心在床边睡着了。但是还是假装淡定的安慰你。最后你还是送进了ICU,我也一共就探视了你一次。探视者都是全副武装的。ICU是真的很可怕的地方,仿佛就听听得见输液的滴答声,微弱的呼吸声。那是我最后一次见你,忍住没有说什么,还是在傻傻的相信,我们说好要陪你去毕业旅行的。你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还没有下来,你还想做一名优秀的翻译官。

其实无数次你的身体都在发出信号,本身就是母体乙肝携带者,中学时代的经期不正常,脸也是煞白无血色,大学时候经常会肚子疼,特别是备考研究生的时候。

我其实今天分享这个我不愿意公开说的故事,就是希望更多的人,特别是年轻人重视对健康的呵护,重视对肝脏的保护。特别是肝病携带者,如果长期定时体检,养成健康的生活方式,身心愉悦,完全可以有品质生活。

2017年诺贝尔生理学及医学奖就再次提醒了我们:不要熬夜!遵循生物钟!有些人,错过了就是永远,有些人,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健康来自健康观念,宣传肝脏健康观念,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肝病不可怕,可怕的是无知。

谢谢大家,我的分享完毕。

您想分享自己的乙肝亲身经历吗?

我们正在寻找可以在社区集会或医疗会议上发言的人士。

如果您有基本或更高的英文水平我们很欢迎,但这并不重要。

您将接受作为发言人的培训,并且培训和之后参加的活动都会获得报酬(约$120

如果您感兴趣,请发送您的姓名,联系电话,邮箱和乙肝诊断/治疗的简短经历至  sTao@hep.org.au

更新于2021-02-11

Was this page usef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