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登出生在韩国,现在30多岁。他现在在悉尼勤奋地从事一份专业工作。

我高中的时候首次知道自己有慢性乙肝。

2004年,我参加了学校组织的献血,然后被告知血液不能使用因为发现有乙肝病毒。献血机构只给了我这份通知,并没有告诉我该怎么做。当我接到通知的时候,知道是肝炎就很害怕,但跟妈妈交谈了之后,我了解了更多自己和家人的乙肝状况。妈妈说,当我1988年出生的时候,她周边的人对于乙肝一无所知,普通民众也不太知道。并且我妈生产的时候,医院一点都没有提及乙肝。实际上妈妈也不知道自己一直都有乙肝。我本应该在出生后12小时内接受乙肝免疫球蛋白注射,但并没有。当时妈妈按照儿童接种计划给我打的疫苗,出生六天以后打了第一针常规疫苗。

在韩国,乙肝疫苗从1995年开始纳入新生儿全面接种计划。我妈在1997年生下妹妹后,她第一次知道自己有慢性乙肝。妹妹得到了接种,现在她对乙肝是免疫的。1995后,关于乙肝的资讯和传播途径也开始通过媒体在韩国宣传,我上学时也没有因为乙肝受到特别的歧视或造成其它不便。

我第一次由于乙肝经受的不快是在20岁出头征兵的时候(所有韩国男人都必须服兵役)。我参加了入伍体检,因为有乙肝,我的身体素质被定为第3级。在韩国,服役的体质划分为1-6级。1-3级被征募,4-5级会调去其他服务,6级可豁免。我可以入伍,但关于何时何地开始服役,我的选择比1、2级局限很多。最后,我去不了想去的地方,而调往别处的军队了。

我几个舅舅也有乙肝,他们经常服药来降低病毒量。我对乙肝的影响也很了解,平时注意健康并经常做检测,包括每六个月一次的免费超声波检查。

我年轻也健康,可能会疏漏掉每六个月一次的常规检查,实际上许多慢性乙肝患者会因为繁忙而没有做检查。我想让你们知道,终身定期做检查时很重要的,即便当下没有明显症状。

 

启发1
兄弟姐妹的乙肝情况可能会有不同,取决于家长的意识和卫生系统的关注。

启发2
即使您有慢性乙肝,通过定期检查也能过着健康长寿的幸福生活。

您想分享自己的乙肝亲身经历吗?

我们正在寻找可以在社区集会或医疗会议上发言的人士。

如果您有基本或更高的英文水平我们很欢迎,但这并不重要。

您将接受作为发言人的培训,并且培训和之后参加的活动都会获得报酬(约$120

如果您感兴趣,请发送您的姓名,联系电话,邮箱和乙肝诊断/治疗的简短经历至  sTao@hep.org.au

更新于2021-02-11

Was this page usef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