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来自 Kin

被诊断的时间和地点                                                                                                                            

 

我出生在80年代初期的中国,那个时候没有针对新生儿有注射乙肝疫苗的要求。在注册入小学的例行检测中,我的父母得知我携带乙肝病毒,随后也发现父亲是乙肝患者。没有疫苗的保护,我们那个年代,很多幼儿从父母那里感染上乙肝,通常后期检测才能发现。 

 

收到过的治疗和监测 

 

我的父母非常注重我的健康,当他们得知我的身体状况,马上就进行了医生咨询。三十多年前的中国,资讯并不发达,通常找好医生就是人传人,口传口的消息,所以当时我们走访了很多医生,中医的,西医的。我的父亲,他深感自责,觉得没有好好保护我,导致我感染上乙肝。那段寻医治病的日子,我的父亲陪着我,天天一起吃药,有时候还会到医院留院治疗打点滴。我的父亲,曾经有着坚韧的信念,相信只要坚持,我们父子俩就能转阴。是的,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跟我的父亲确实表面抗原转阴了,还补打了乙肝疫苗。当我们以为战胜了病魔的时候,在我小学升初中的例行检测中,我再次被告知患有乙肝的情况,随后我父亲的检测也再次被确诊乙肝。后来,我们被医生告知,表面抗原转阴复发阳性常有发生,目前并没有能治愈乙肝的药物,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定期监测,发现有异常就用药物去压制,减轻乙肝病毒对肝脏的损害。 

 

自此,我的父亲放弃了乙肝能彻底转阴的幻想,而且这么多年以来,似乎除了血液监测上标识的红色阳性字符,对我们父子俩的日常身体状况并没有影响,所以对于医生嘱咐的定期监测,父亲并没有放在心上。随后,在我高考前一个月的大检测中,发现了重大的异常。那个时候,我不但被告知是患有乙肝,而且是大三阳,按照医生的说法,就是大量病毒复制,具有传染性。我们那个年代,读书改变命运是真真实实存在的。在人生这么重要的时刻,我却被疾病缠绕,不感到灰心是假的,这个时候,我父亲的坚韧,再次给了我最大的支持和鼓励。他说,儿子,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专心备考,按照医生的治疗方案,吃药打针,凡事尽最大的努力就好。我听取了父亲的话,事情发展如随人愿,考前的再次监测,我恢复了小三阳,乙肝传染性低,高考成绩也拨萃,全校前五名,上了心心念念的重点大学。 

 

我的人生就这样翻篇了,读完本科再上研究生,毕业以后去了一家软件科技公司,派遣给全国各地的合作公司企业当会计软件顾问。工作很忙碌,月结的时候,通宵加班是常事,但我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经不起忽视。我从没有拉下每半年的监测, 按时吃饭,争取最多的时间休息,一切还算正常。在2010年末,我遇到了现在的伴侣,她定居澳洲回国访亲,经牵线,我们很快走入了婚姻的殿堂。2014年末我完成了在中国公司的劳动合同决定不再续约,定居澳洲跟妻子相会。随着我们三个孩子的分别出生,我的工作稳定也不需要加班,我们的生活过得平淡安逸。 

 

我原以为,我的人生会像涓涓细流,慢慢汇聚成一条幸福的长河。然而,在2019年底的乙肝监测中,我被诊所紧急告知,AFP超出正常范围,已经联系Westmead医院肝科专科医生,当天就安排我照腹部CT检测。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样的一回事,因为半年前的检测中,我一切正常,诊所GP还告诉我,乙肝表面抗原转阴,没检测到乙肝病毒,觉得我乙肝自身痊愈了。我网上查询了AFP,中文甲胎蛋白,肿瘤标志物,尤其对于慢性乙肝患者,是作为早期肝癌诊断的其中之一。从被告知痊愈到有肿瘤的可能性,让我一下子慌了神,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我告诉了妻子我的检测出项了异常,妻子也有点手足无措,叫我一切听从医生的建议。CT的报告结果显示一切正常,当时妻子就松了口气,觉得应该医生是小题大做了,AFP升高有很多原因,不一定就是癌,然而,我心里总是莫名的不安。随后,我每两周安排去做血检,一个月后专科医生安排了MRI检测。每次的血检报告AFP都在持续升高,而且大有翻倍的趋势,我心里更加无法平静,在家越发沉默了,妻子没能理解,我们甚至为此吵了一架,因为妻子觉得我只顾自己的担忧,没有分担照顾孩子的重任。吵架以后,我反应过来,无论生病与否,生活还是要继续,应该在能付出的时候,多承担责任。MRI报告出来后,发现有疑似的肿瘤细胞,妻子因此担心不已,也很自责曾经对我的苛刻,这个时候,我反而宽心了,安慰妻子道发现了总比找不到病灶要好,可以针对治疗。MRI报告出来后,还得等医院的专家会诊,商讨对策,两周时间后,专科医生会见了我,告诉我结果是比较确定是癌细胞,好消息是发现得早,位置还好,可以手术切除。当时适逢圣诞节,手术安排在年后,手术总是有风险的,而且,肝脏切除手术是对于操刀医生来说难度系数高,对于病人来说大出血风险系数也高。不过,跟专家会面以后,我非常相信他们的专业和技术,心态也放轻松了。手术进行虽然比预定的时间多了两三个小时,但是完满成功,超时是因为医生认真检查,再次确认切除完整,我衷心感谢主刀Yuen医生的细致和认真,也感激Westmead医院Professor George Jacob带领的肝科医生团队,让我重获了新生。术后,我在Westmead医院留院观察了五天,得到了住院部医生护士的细心照料,妻子除了忙碌家里的事,还每天抽空来看望我,背着不满一岁小女忙前忙后,我决定以后要更加爱护自己的身体,照顾好家人。公司的领导和同事,得知我身体的情况,还特意在我在家休养的时间,送来了关怀和慰问,我深深地感受到在澳洲这个国家,人人都充满着爱与尊重。 

 

往后的人生规划 

 

现在的每三个月,我都会去做血液和MRI检测,保证肝脏健康,身体也日渐恢复如常,命运给了我挑战,同时也给了我眷顾,往后余生,每一天都弥足珍贵,希望还会有很多跟家人朋友共处的时光。 

 

Was this page usef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