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 Lynn

于我,乙肝是最久的陪伴了。 

自我能理解它,它就在我的身体里了。父母告知我它的存在,却没告诉我与之相关的信息。缺少正确的认知,于是童年的我惶恐自己是不是命不久矣。把这个小秘密告诉那时候的朋友,没想到,不多时日,全班皆知。我被孤立,被远离,被视为瘟神。于是我就这样孤独的度过了童年,也让我形成了孤僻的性格。 

童年为数不多的陪伴之一是每日难以下咽的中药配着几粒西药。儿时的我因为长期服药,身上总散发出一股中药味。就这样,不知道吃了多久的药,直到一次体检后,父母没有继续让我服药。我也很健康的成长到现在,没有像小时候认为的那样,我活不过成年。我和其它同学一样参加高考,填志愿没有受到任何限制。其实很多体检只会检查肝功能,只有肝功能不正常才会对肝进行具体的检查。只要治疗到肝功能正常,也不太会有人能从体检报告上知道我有乙肝。我因此顺利通过了升学入职体检。 

我也曾经一度担心乙肝会成为亲密关系的阻碍。一度为难,若是坦诚告诉伴侣,恐伴侣不接受,若不告知,怕缺少相应的保护传染给对方。可能因为体内病毒量少的缘故,并没传染给任何伴侣。也曾有伴侣背叛我时说,因为我有乙肝的缘故,而且可能还会带给后代,所以倾向选择一个正常人。刚闻此话气愤不已,毕竟现在的医学技术完全可以做到阻断传染给后代。后来觉得,这不是爱,爱是接受和包容,不是挑剔。 

不知是我感染乙肝的关系,我极度厌油腻和咸食。也许也正是因为这样,肝脏状态保持得很好。在我停止服药后的大大小小体检里,肝功能一直保持很好,没有任何异常。唯有高四时大概由于熬夜加上巨大压力,肝功能飙升。 

来澳之后,医生告诉我,需要定期体检每次体检结果都非常漂亮,病毒量极低。很感谢医生如此细致的检查。 

乙肝于我,是一个不太能感受到的陪伴。 


Was this page usef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