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 Kathy

说起我家曾经有个乙肝病毒病人,还是四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我的孩子刚刚出生10个月。由于要上班,就把老婆婆接过来帮忙带孙子。生活一切都是按部就班、朝九晚五地进行着。没有想到一天晚上,一个电话打破了我家这种生活方式的宁静。我家小叔子电话告诉老娘:他患了乙肝!需要一段时间治疗并且停止他的繁重的建筑工作。 

老婆婆一直跟小叔子住在悉尼另外一个社区。离我家也很远呢! 

老婆婆听到这个消息非常为难:是帮忙我带孙子、还是回家照顾自己的儿子?我们的工作来之不易,放弃了就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最后讨论的结果是让小叔子过来一起生活一段时间。 

小叔子刚刚到我家的时候,我看到他就想到乙肝病毒。心里一直非常有障碍。可是又没有更好的选择。唉!生活真难啊! 

我把家里所有的生活用品都与小叔子隔开了!明确告诉他碗筷一定要每次自己放回专门为他准备的位置,使用以后,千千万万要开水煮烫消毒。家里任何东西都不要触碰。小叔子倒也老老实实照做。
 

可是,小叔子闲来无事喜欢逗小侄子玩儿。这让我看到以后胆战心惊,生怕我的孩子也感染乙肝病毒。我每次看到他逗孩子都不高兴,让他等好了以后再跟侄子玩。因为我的原因,小叔子看见我下班回家,就一个人躲到自己房间不出来了。 

我和先生、婆婆一起还因为此事特意看了家庭医生。医生马上为我们预约了验血检查。结果出来: 我们对乙肝表面抗原抗体都没有抵抗力,于是约了在六个月内需要完成的乙肝疫苗三联针。 

即使这样我还是每天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哪天不慎“中剑”!心情压抑,工作自然没有好情绪。我的一个西人同事知道了事情原委以后,介绍我去了一个社区,找到一个社工为我答疑解难。由此我真正了解了这个病的传染途径和正确预防方法。更令我感动的是我所在的社区,正在举办由新州肝炎协会主办的乙肝宣传周活动。我和先生马上把老婆婆带过去,参加了这个协会主办的宣传周活动。 

通过学习,我们全家人都放下了心理包袱:原来乙肝的感染途径有三种。母婴感染、血液感染和性交感染。乙肝不会通过食物或者水传染啊! 

我们还懂得了乙肝不会因为共饮共食、共同使用同一餐具传染;一般生活接触和拥抱、亲吻喂养母奶都不会传染,还有打喷嚏或者咳嗽都没有可能传染! 

自从以后,我从乙肝病毒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对小叔子的态度改变了很多很多,一家人高高兴兴出出进进共同生活在一起半年多。很快他在医生指导下,注意饮食、戒酒和休息时间,再次检测报告出来了:一切都挺好!正常! 

更令人欣喜的是我的小孩子一天天跑出跑进跟叔叔一起玩得可开心啦! 

  

 

Was this page usef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