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诏艺言

20181111日下午1510分,42岁的哥哥因肝癌晚期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一天,我和家人永远记得亲人的离去,悲伤中感慨42岁是多么好的 年龄阶段,年轻力壮,可以做好多事情,想不到生命如此短暂和脆弱。 

我哥是个农村人,思想守旧。有病能熬则熬,几乎不看医生。可能自认身体好,一年四季都洗凉水澡,冬夏天都去游泳,前半年还在家弄了个健身房来健身,但坏习惯是吸烟喝酒长年累月去应酬醉回家为事业拼博同时,也可怜他的单亲女儿,从小缺乏父母的关爱,现还失去父亲的成长陪伴而我和姐失去了从小一起成长的亲兄,年长多病的父母失去了好不容易捱大的儿子。相处过的深感情,难以形容,什么也取代不到。 

         (我侄女)

我哥发现这个病到治疗和被宣告已是晚期,还不到3个月的时间。我们都是从他留在家的医院报告书中得知,他感到自己身体不妥到得知患了肝癌,看了4次不同医院的医生,前2次都没诊段出正确的病症,被拖延了。第一次村医院报告显示胃痰,第二次镇医院报告显示糖尿病,服药很长时间都没好转,去省医院看,报告显示是肝癌晚期和带有乙肝传染。而这两个病,我们家人摧测,肝癌是因为我哥常年应酬醉酒导致的,而乙肝是他认识的女朋友吸毒,然后在一起过感染的。 

肝癌摧毁他从一个大壮子变成一个瘦小的老头,咳嗽,气弱,没力,眼白变黄无神,皮肤干燥暗黄无光,上身皮瘦包骨,肚子不仅痛还涨成大气球,下身脚水肿像大笨象的脚,表皮会时常不经意痒和渗血,而体内的凝 血功能已坏死,因癌细包扩散,吃什么都会原形吐出,包括很小的药丸。完全排不出便尿,包括吊的盐水和药用液体,全转到腹上,变成血水,只能从腹中抽出。每晚失眠,几乎被疼痛折磨每秒无法合眼。因为是晚期,心情消沉不好,身体常处于痛苦状态,亲属探访也强装没事。在住院治疗期间,要一直卧床,吸氧,腹部放血,吃止痛药和打止痛针来缓解痛苦和维持生命。每当住够2周,每家医院就会劝我们办退院手续,因为觉得我哥已是晚期再下去也没意思,说后面有好多病人需要床位,而我们不走,下一个病人进不来。加上患有乙肝,都会被有些医务人员异眼。我们理解,但如果他回家,家里没什么设备,而他的生命可能随时就没了,我们不舍得他离开,但没办法,只能听从。我哥的求生意志力真的好强,多痛,他都得忍,不知是否农村人,在家不想麻烦家人,还硬着痛下床,可是斗不过真事世界,因为脚没力气,控制不了力度会跌掉。 

回家不到一个晚上,我哥脱离医院的设备,情况急危,后求救救护车,幸好有医院肯收。当时负责我哥的是一个刚毕业的年青女医生,很尽责,想尽所有办法治疗和抢救我哥,可惜病魔在,多强的求生意志力和医疗还是救不了。折腾一个晚上,第二天下午癌细胞已扩散全身了,最后宣告不治,希望他一路走好。 

通过这篇文章希望大家注意身体,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如果身体不舒服尽早看医生,珍惜与家人相聚时间。

 

 

Was this page useful?